出境游持續冰封,償債壓力上升,眾信旅游遭雙面夾擊何時到“天亮”?

今年上半年,眾信旅游預計虧損1.5-2億元,而去年同期,該公司還盈利1.1億元。

今年上半年,眾信旅游預計虧損1.5億元至2億元,而去年同期,該公司還盈利1.1億元

全球范圍內疫情仍在繼續,出境游業務的斷崖式下跌,讓眾信旅游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眾信旅游,002707.SZ)的上半年尤其難熬。

7月4日,眾信旅游發布2020年半年度業績預告,預計上半年虧損1.5億元至2億元;去年同期,該公司還盈利1.1億元。

對于業績變動的原因,眾信旅游稱2020年1月27日起,公司暫停經營團隊旅游及“機票+酒店”旅游產品,導致自2020年2月以來業務收入大幅下降。截至目前,眾信旅游此業務恢復時間仍有較大不確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眾信旅游還遭受兩面夾擊——上下游同時施壓。一方面壓力來自已經預付的機票、地接、簽證、郵輪等上游資源的采購款項,另一方面壓力則來自公司預收的客戶團款的退費要求。

與此同時,該公司的償債壓力也持續加大。2019年末及2020年一季末,眾信旅游流動負債余額遠超過該公司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

鑒于上述情況,深交所于日前向眾信旅游下發問詢函,要求該公司就經營業績及資金狀況的重大不利影響,以及短期償債壓力和債務違約風險進行說明。

眾信旅游近三年股價走勢(元/股)

數據來源:Wind

疫情影響難消 上半年業績預虧

以出境游批發零售為主營業務的眾信旅游,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之下,艱難度日。

眾信旅游在公告中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根據國家文化和旅游部的通知及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的統一部署,公司國內旅游團組于1月24日起停止發團,公司出境旅游團組于1月27日起停止發團。

暫停經營團隊旅游及“機票+酒店”旅游產品對眾信旅游影響巨大,導致自2020年2月以來該公司的業務收入大幅下降。同時,眾信旅游表示,員工基本工資仍在發放,房租、貸款利息等固定費用的發生,使得公司上半年出現經營虧損。

從2020年上半年業績預告來看,這是眾信旅游自2014年上市以來表現最差的半年。根據日前發布的業績預告,該公司2020年上半年預計虧損在1.5億到2億元。

眾信旅游2015年至2019年半年度業績情況

值得關注的是,處于上下游夾層的眾信旅游,還要面臨預付賬款和預收賬款的雙重壓力。

截至2019年末及2020年一季度末,眾信旅游的預付款項余額分別為10.03 億元、8.23 億元,主要為預付機票、地接、簽證、郵輪等上游資源的采購款項。同期的預收款項余額分別為5.37億元、4.55億元,主要為預收客戶團款。

對眾信旅游的上游供應商來說,疫情對經營狀況造成的影響同樣不小。同時,公司下游預收客戶團款,在恢復時間仍不確定的情況下,也勢必會面臨退費的壓力。

這樣的狀態如果持續下去,將會使得眾信旅游的壞賬損失風險和退費造成的資金壓力不斷上升。對此,深交所也提示眾信旅游需披露相關預付款項結轉成本或收回情況,以及相關預收款項期后轉化為收入或退費情況,并說明如果存在較大的集中退費壓力,是否對公司經營業績及資金狀況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償債壓力高企 風險不容小覷

經營壓力持續,眾信旅游償債能力也遭到質疑。值得警惕的是,目前眾信旅游已被聯合信用評級有限公司列入信用評級觀察名單。

財報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末及2020年一季度末,該公司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分別為10.36億元、10.97億元,流動負債余額分別為25.85億元、24.94億元。

蹊蹺的是,該公司貨幣資金及短期借款余額同時處于較高水平,大存大貸的現象明顯。

截至2019年末及2020年一季度末,眾信旅游貨幣資金余額分別為9.93億元、11.22億元,短期借款余額分別為10.28億元、10.61億元,利息支出占營業利潤的比例較高。

對此,問詢函要求眾信旅游結合公司貨幣資金、現金流及收支安排、債務到期情況,說明是否存在短期償債壓力,是否存在債務違約風險及擬采取的應對措施,并補充說明在貨幣資金較為充裕的情況下仍維持較高債務水平的原因及商業考量。

如此資金狀況之下,眾信旅游將目光盯上了募投資金。

2020年1月18日,該公司披露了《關于變更募集資金用途并永久補充流動資金的公告》稱,不再實施“出境游業務平臺”“‘出境云’大數據管理分析平臺”等募投項目,將剩余募集資金7.04億元永久補充流動資金。截至2019年末,其募投項目投資進度僅為1.2%。

問詢函中,深交所要求該公司補充說明前期募投項目的制定、延期及調整是否審慎客觀,是否充分考慮市場及行業變化風險,并說明在募集資金基本未使用的情況下即終止募投項目的原因及合理性。

資金吃緊狀況下,眾信旅游對關聯方卻相當“大方”。

《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該公司于2020年4月11日披露的《關于對深圳證券交易所關注函回復的公告》顯示,子公司眾信優游所欠上市公司的1.62億元股權轉讓款尚未支付且暫無支付計劃。但工商信息顯示,眾信旅游向關聯方轉讓眾信優游70%股權事項已完成了工商變更登記。

有意味的是,在這種資金狀況下,眾信旅游仍在進行小貸和保理業務。

2015年底以來,該公司相繼設立廣州優貸、中企信保理、粵珠保理等子公司開展小額貸款業務及保理業務。截至2019年末,其發放貸款及墊款余額3.17億元,應收保理款余額1.19億元。

對此,深交所要求上市公司分別說明小額貸款及保理業務的業務模式、主要客戶、核心競爭力、與旅游主業的關聯度,并對照同行業上市公司類似業務的開展情況,說明公司開展小額貸款及保理業務的必要性與合理性。

同時,問詢函還要求該公司補充小額貸款業務及保理業務按欠款方歸集的期末余額前五名的欠款方基本情況,說明是否與公司存在關聯關系,并要求年審會計師說明對公司小額貸款業務及保理業務真實性執行的審計程序和獲取的審計證據。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投資時報”(ID:touzishibao),作者: 余飛,原標題:《出境游持續冰封,償債壓力上升,眾信旅游遭雙面夾擊何時到“天亮”?丨問詢風云》。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